bob官网 花游世界冠军曾珍:永不服输是四川花游的队魂

  退役当教练的“出水芙蓉”
  花游世界冠军曾珍:永不服输是四川花游的队魂  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
  记者陈甘露汤晨
  2016年8月20日,里约午后的斜阳晃眼睛,洒在花样游泳的池水里,像镀了一层金。一曲力量感很强和表现力爆棚的《寻龙》后,观众席迸发出南美人特有的热情掌声。
  中国花游队的姑娘们兴奋地站在岸上等待分数。“当时我们真的比较开心。其实还没上场之前,大家都知道大概的成绩了,后面队伍离我们还有一定距离。教练也跟我们说要享受这场比赛,所以当时还是比较轻松的。”曾珍当时在台上也笑得很开心,走下领奖台时,脖子上挂着四川花游历史上第一枚奥运银牌,她曾很感慨:“当你站在领奖台上时,你会觉得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。”
  “我和花游绝对是日久生情。”曾珍说,小时候自己比一般女娃娃调皮,父母希望用一项体育运动来消耗她的精力。曾珍比较喜欢跳舞,所以在8岁那年,花游成了她最完美的选择。
  “我当时都没听说过这个运动。”刚开始练花游,曾珍感觉到很苦,“我那时最怕踩水,每天最怕的就是教练说一句‘你去踩两百米水’。”
  从身体条件来说,曾珍不是传统意义上完美的花游身材,“其他队员要么个子高,要么腿长,然而我不是这样的身材条件。可能我的特点就是特别自信,不会被别人打击,比如说我腿短,我就把动作做得更伸展。”
  曾珍的另一个特点是很好强,那些打击她的闲言碎语就化作曾珍训练的动力,“不怕打击,也特别能练”。
  随后她顺其自然地走上了花游道路,从省二线队到省一线队,然后进国家队,都很顺利。
  如今回想起来,曾珍说和花游项目日久生情是因为这个项目有更多的艺术、表演元素,这是她从小就喜欢的,直到现在她都很爱看话剧、舞台剧,“希望在这类表演里吸取灵感。”
  无论是在省队还是国家花游队,曾珍的角色都曾举足轻重。柔韧和力量都不错的她承担了许多托举动作,以及表演中的串联动作。而这背后就是各种伤病,“我的颈椎、肩膀还有腰,这些用得比较多的地方都有很严重的伤,然后手腕、膝盖没有一个地方是好的。”
  折磨曾珍最多的伤病就是腰伤,“照完片后,医生喊静养,但我当时只休息了一个星期。没办法,因为要比赛。”曾珍扛着痛一边训练一边康复,“这个过程很痛苦,基本上起床以后只能直起身子不能动,包括早上刷牙洗脸都是直着腰半蹲着的。”
  回想起那段病痛,曾珍说如果是个人项目的话,她也许就放弃了。“但是我们是一个集体,为了我的队友和集体,我觉得再难都要坚持。”
  这种凝聚力也是曾珍运动员时期比较难忘的情感,“你想,8个人、10个人一起上升的团队感觉,这种力量感真的是不一样。”

  花样游泳如今正式更名为艺术游泳,艺术当然是这项运动的灵魂了。而舞蹈编排、服装、化妆,每一个环节都很考究。当运动员时期,曾珍有一项特技——梳头。“梳头,我是出了名的,全国没有比我梳得好的,包括我去国外比赛的时候,老外都问‘你这个头是怎么梳的’。”
  花游比赛时,队员们都要在头发上涂上鱼胶粉,保证比赛中头发不掉下来,然后再贴一些装饰物,“每次我梳的头胶,都是锃光瓦亮的那种,比赛完了绝对不会掉下来。”在国家队时期,曾珍几乎包办了国家队的头发,在四川队时,她又包办了全队的头发。如今,当了教练,曾珍将自己的真传教给了小队员。“以前国外运动员每次问我,我都不给他们说,现在我们小队员都会了。”

欢迎分享:bob新媒体 » bob官网 花游世界冠军曾珍:永不服输是四川花游的队魂

赞 (0)

评论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