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ob电竞 CBA“工资帽”激活球员转会市场

  CBA“工资帽”激活球员转会市场  7日,弗雷戴特通过社交媒体宣布,自己将在新赛季回归上海男篮,“我回来了!我已经等不及要跟你们一起开始新的赛季了!”这是继宗赞、刘铮、可兰白克、何重达之后,上海男篮又一笔重要引援。球队新赛季的雄心,由此可见一斑。  但表象之下,则是CBA前所未有的人员流动潮——不算外援的签约,宗赞来自和北控俱乐部的交易,刘铮从浙江广厦投奔而来,可兰白克和何重达则分别从新疆和福建转会,有4家CBA俱乐部都和上海发生了联系,这在之前是不可想象的。  这种变化得益于CBA联赛刚刚施行的“工资帽”体系。根据规则,CBA工资帽上限为4400万元人民币,下限为2000万人民币,新疆地区特例:工资帽上浮20%,达到5040万元。每支球队可以有3名顶薪球员,每人最高工资800万元人民币。外援工资总额为700万美元,每支球队最多可签约4名外援。

(window.slotbydup = window.slotbydup || []).push({ id: "u5891748", container: "_i630znox87b", async: true });
  在这种情况下,CBA有多家俱乐部已经为球队的当家球星奉上了顶薪合同。比如苏州肯帝亚的吴冠希、史鸿飞,北京首钢的方硕,广东宏远的锋线大将任骏飞,都拿到了顶薪合同。有的当家球星,由于之前的合约还未到期,所以暂时没有拿到顶薪合同,但俱乐部也都预留了相应的顶薪合同。  但是,在目前的“工资帽”体系下,一些俱乐部是无法全部留住球队的当家球星的。以新疆男篮为例,球队的3份顶薪合同,基本可以确定是给周琦、阿不都沙拉和潜力新星齐麟的,在这种情况下,一些合约到期、但俱乐部又无法提供大额合同的球员,肯定会流入到自由球员市场。队长可兰白克和俞长栋就属于这种情况,其中后者拿到了北控男篮提供的顶薪合同。  “从球员的角度看,有好有坏吧。”一位不愿具名的经纪人告诉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,“因为原来没有‘工资帽’的话,有些球员是可以拿到更高的合同的。但是‘工资帽’下,那些拿不到好合同的高水平球员,则可以通过转会的方式,拿到更好的合约。”  对于外援其实也是如此。以北控男篮为例,之前已经宣布,球队将执行弗格的有限续约权,但是由于弗格要价过高,鉴于700万美元的外援薪金上限,球队决定放弃签约弗格,转而通过其他方式得到了约瑟夫·杨的签约权,并完成了签约。当然,弗格的优先续约权也没有浪费,可以进行后续的交易。而这些都在客观上,激活了一直沉闷的自由球员市场。  由于历史原因,CBA联赛的球员流动性一直很差。虽然之前篮管中心也曾通过摘牌等方式,想要推动球员转会,但收效甚微——当时,各家俱乐部摘下的都是自家挂出的年轻球员,而且都非常有默契地不摘其他俱乐部的球员,被媒体形容为上有政策下有对策。之前,所谓的重磅球员转会,不是钻规则的空子,就是赶上特殊情况,比如巴特尔为从北京首钢转会到新疆,自坐一年“球监”,以及奥神俱乐部解散后,多名奥神球员加盟北京首钢。  但是现在,在全新的“工资帽”体系下,球员的转会变得有迹可循,特别是人才相对富裕的俱乐部,会有球员流出,从而让联盟的实力对比更加均衡。但凡事都有两面性,比如人才济济的广东宏远,就有可能在未来步今年新疆队的后尘,不得不放走部分优秀球员。当胡明轩、徐杰等年轻一代成长起来之后,一旦球队无法腾出薪金空间,他们出走的可能性就会大增,而这容易被一些不重视青训的俱乐部所利用,从而在客观上给整个中国篮球的后备人才培养带来负面影响。  截至7日,共有25名国内球员进行了转会,涉及除天津、吉林、青岛、山西的16家俱乐部,这在CBA25年的历史上,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。CBA新赛季球员注册的时间节点是9月15日,相信未来一周还会有球员转会,而赛季中期,联赛还将新增注册窗口期,受理球员互换和自由球员认领,可以预见的是,新赛季联赛的格局,将会发生意想不到的变化。  本报北京9月7日电

欢迎分享:bob新媒体 » bob电竞 CBA“工资帽”激活球员转会市场

赞 (0)

评论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