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ob 内援流动少,外援高换低 中超转会不再是热门话题

  内援流动少,外援高换低——
  中超转会不再是热门话题  9月6日晚,苏州赛区,中超联赛第9轮,排名第二的北京国安上半场2∶0轻松领先排名第三的武汉卓尔,但武汉卓尔主教练何塞敏锐察觉到国安的松懈情绪,下半场开场便换上董学升和纳霍尔加强进攻。果然如武汉卓尔所愿,有了董学升在前场的高点牵制,巴普蒂斯唐和埃弗拉两名外援前锋3分钟内将场上比分扳平,最终双方2∶2握手言和——对人员配置足够强大的北京国安而言,这场先赢后平的平局意味着“惨败”,而对武汉卓尔而言,董学升的引进则意味着球队前场攻击力上升了一个档次。  4天之前的联赛第8轮比赛,董学升还在代表河北华夏幸福对阵石家庄永昌,但这场比赛董学升只是在第85分钟上场“碰碰运气”,再往前的第7轮比赛,董学升是在比赛补时阶段的第94分钟被换上场“增加出场数据”——这是董学升决心转会的重要原因:高拉特、马尔康、图雷3名外援组成的河北华夏幸福攻击群有品质保证,小保利尼奥也是“顶级替补”,董学升留在队里,出场时间会被压缩到最少程度,所以转至武汉卓尔,其本人和新东家可以达到“双赢”效果。  董学升的“火线”转会,是本年度中超联赛第3个转会窗口期的第1个成功案例。和以往“窗口期”的积极运作相比,特殊时期(疫情尚未结束)、特殊环境(全封闭)下的转会态势,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活力,换句话说,9月份的转会窗口,只对极少数球队具备“补强”功效,对绝大多数球队来说,只是一个“止损”的机会。

(window.slotbydup = window.slotbydup || []).push({ id: "u5891748", container: "_i630znox87b", async: true });
  8月下旬,中超公司在苏州赛区媒体发布会上确认,中超联赛将在9月1日至9月30日开启本赛季第三次转会窗口——这次转会期的到来并不突然,受疫情影响,今年中超联赛直到7月25日才在大连赛区打响揭幕战(往年惯例在3月中旬启动),因此第二个转会期定为7月2日至7月29日,当时已有补充通知9月增加转会期以便球队进行调整。  史上最严的限薪令对于中超各队引援的影响远远大于“疫情”。执行限薪令新合同的起始点是2019年11月20日,此日期之后新签外援顶薪为税后300万欧元,这与此前千万欧元级别的外援年薪相去甚远:以最“豪”的上海上港为例,奥斯卡年薪接近2400万欧元,胡尔克的年薪也超过了2000万欧元,而中超至少半数球队当中均有年薪在1500万欧元左右的2-3名外援。  挤完“泡沫”的中超联赛要过很长时间苦日子,才能等到如今青训成果出现在联赛赛场——按照当前各职业俱乐部梯队的整体发展状况,以及校园足球在普及和选拔层面的布局,两个世界杯周期之后中国足球才不会再受制于“无力引援”。  “无力引援”只是一个方面,另一方面,合同到期的顶级外援也必须考虑是否还有必要留在中超。  今年年底合同到期的广州富力射手扎哈维上周离开大连赛区,富力如今9战2胜1平6负,放走射手王更是“雪上加霜”,可扎哈维1200万欧元年薪的需求,放在限薪令的背景下广州富力无论如何无法满足,球队和球迷只能眼看这位顶级射手离开——两天前回到国家队征战欧国联B级小组赛的扎哈维在对苏格兰比赛中进球,帮助以色列队1∶1战平苏格兰队,富力接下来要为寻找扎哈维的替代者大伤脑筋。  年底合同到期的不止扎哈维一人,上港队前锋胡尔克也曾考虑过今年年底合同到期之后离开中超——年薪从2000万欧元降到300万欧元,巴西人没有再留下的必要了。  因此这个转会期以及之后的冬季转会期,中超不会再有“大手笔”的交易发生,哪怕山东鲁能表示想“摸条大鱼”,各家俱乐部要慢慢消化自己的高薪球员。而新引进的外援,利马(巴西前锋,天津泰达)、莫伊(澳大利亚国脚,上海上港)、金特罗(哥伦比亚前锋,深圳佳兆业),这些名字也只有最专业的资深球迷才会熟悉。  本报北京9月7日电

欢迎分享:bob新媒体 » bob 内援流动少,外援高换低 中超转会不再是热门话题

赞 (0)

评论 0